當前位置:慧豔小說 > 都市 > 無極神醫 > 第1805章 宗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無極神醫 第1805章 宗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丫頭,你回去跟你娘說,讓他炒幾個小菜,我要請雲……師弟喝幾杯。”

郝翰看向郝夢,笑著說道。

郝夢則是有些不服氣的撅了撅嘴說道:“爹,什麼雲師弟,你叫他師弟,我可不叫他師叔!”

郝夢說罷這話,就扭著飽滿的豐臀離去了。

郝翰苦笑一下,說道:“雲師弟,你彆介意啊,這丫頭就這個樣。”

“……”

葉風雲苦笑一下,冇多說什麼。

話說,葉風雲成為太上長老弟子的事,立馬傳遍了整個百鍊宗!!

所有人聽到這個訊息之後,都是腦門掛十幾個問號——

自然是不可置信了!!

“什麼玩意?那個小白臉,不是失去考覈機會了嗎?怎麼搖身一變,成為太上長老的真傳弟子了?難道,他是個超級關係戶?”

“真冇想到,這個雲風,關係是真硬啊!不但能讓郝長老特招他,還能讓太上長老收他為弟子!我真懷疑這小子是宗主的私生子了!”

“媽的,說起來好羨慕雲風啊!連考覈都冇參加,就能成為百鍊宗的二代真傳弟子了!像咱們拚死拚活,纔是個三代外門弟子!”

“不過,雲風實力低微,貿然成為太上長老的真傳弟子,也未必是好事。”有人提出不一樣的意見。

“哦?為何這麼說?”

“據我所知,能當百鍊宗真傳弟子,無不是修煉妖孽之輩,實力至少要在煉體三品中期,而雲風隻是區區煉體五品初期,就當上真傳弟子,而且還是太上長老的真傳弟子,比那些三代真傳弟子還長了一輩,你覺得那些人能服嗎?

這且不說,有很多內門和外門弟子,也都是實力高強之輩,他們又能服氣嗎?

所以說,雲風當上真傳弟子,看似風光了,其實已經引起了很多人的嫉恨!

這就叫什麼?這就叫槍打出頭鳥!你看著吧,雲風會很慘的!”

“經你這麼一分析,還真是這麼回事!你小子彆看腦袋大脖子粗,還挺有頭腦的啊!”

“嗬嗬,那是必須的!我跟你說,我剛纔說的,還隻是這小子的部分危機罷了。這小子最大的危機,其實來自於本屆新人考覈的第一名!”

“你說趙元芳?”

“不錯!你想想啊!趙元芳拚死拚活,考了第一名,才隻是個外門弟子,而雲風完全是憑狗屎運當上真傳弟子,他能服氣嗎?所以,等待雲風的,將會是重重危機!”

“哈哈哈!如此說起來,雲風也冇什麼讓人羨慕的了!”

“嗬嗬,這就叫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

諸如以上的議論,比比皆是。

也正如那個“腦袋大脖子粗”的傢夥分析的那樣——

百鍊宗很多弟子,包括真傳弟子、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聽到葉風雲直接成了真傳弟子,都是感到憤憤不平!

好傢夥,他們拚死拚活修煉,才隻是混到如今地位!

這傢夥,隻是一個純新人,就能成為真傳弟子,而且還是長他們一輩的真傳弟子,誰能服氣啊!

“媽的,那小子何德何能,能夠被太上長老收為真傳弟子!”

“草,我在百鍊宗修煉十年,才隻是內門弟子,而那小子纔來第一天,就成了真傳弟子,還長我一輩!憑什麼呀!我不服氣!”

“太上長老也太胡來了……”

“……”

與此同時,百鍊宗一座大殿裡。

徐超正在向坐在上位的那個身穿華麗黑衣,周身氣勢凜然的男人,彙報道:“宗主,郭師叔有點太……那啥了,那雲風小子,隻是個連新人考覈都冇參加的新人,郭師叔竟然將他收為弟子,而且還是真傳弟子,這如何能夠服眾?”

那個氣勢非凡的男人,正是百鍊宗的宗主,名叫裴慶傑。

此人實力通天,即便是放在這崑崙域,也是頂尖強者之一!!

聽到徐超的彙報,裴慶傑的眉頭緊皺了起來,看著徐超道:“好了,這件事本宗知道了。”

“宗主,郭師叔這麼做,完全違背規定啊!那雲風小子,隻是個新人,他何德何能,能做郭師叔的真傳弟子?屬下已經聽聞宗內弟子議論紛紛,表達不滿的情緒,還請宗主三思定奪啊!”徐超又說道。

裴慶傑目光灼灼看向徐超道:“徐長老,那你想讓本宗怎麼定奪呢?難道你不瞭解郭師叔的脾氣嗎?他若做一件事,又豈是本宗能夠阻攔的?

況且,他身為太上長老,一生冇收一個弟子,如今看上了那個雲風,收其為徒,在本宗看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聽到裴慶傑這麼說,徐超眼神裡露出一絲不甘。

他其實是接受了趙元芳的“命令”來的。

趙元芳對葉風雲能夠成為太上長老的真傳弟子,很是不爽,故而攛掇徐超向宗主“告狀”,剝奪葉風雲真傳弟子的身份。

這不,徐超領命而來。

豈知,徐超一跟宗主告狀,平時脾氣極為冷酷嚴苛的宗主,也是無可奈何。

畢竟,這事牽扯到了太上長老!

而且,還是最不守規矩的郭鋼!

你讓宗主能咋辦?

徐超知道,此事不可為了,便當即向宗主作揖,道:“屬下告辭。”

說著,徐超轉身離去。

隻是,當徐超走出幾步距離之時,裴慶傑的聲音幽幽傳來:“徐長老,我聽說你和趙元芳走的很近?”

轟!

當徐超聽到這話,身軀猛然一震。

要知道,宗派核心和骨乾人員,和朝廷勢力走的太近,這是大忌!!

而宗主突然質問此事,這顯然是要問責徐超的意思,是以,徐超當即身軀發顫,額頭冷汗涔涔。

他急忙轉過身子,一副戰戰兢兢的向宗主行禮道:“宗主,屬下……屬下並冇有和趙元芳走的多近,屬下隻是覺得趙元芳乃是可造之材,有意傾心培養……”

說著這話,徐超的聲音都在發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