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豔小說 > 都市 > 誰在暗戀,我不說 > 第7章 軍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誰在暗戀,我不說 第7章 軍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無論昨天過的多麼糟糕,或者多麼幸福,太陽照樣會升起,新的一天照樣會來到。

入學的第一個星期當然是要軍訓了,剛入學的同學們都冇有經曆過軍訓的辛苦,一個個都對軍訓充滿了期待,早上,是曆來每屆新生入學軍訓都要經曆的事,那就是開會,開完會後纔開始軍訓,也不知道是老師傳達訊息錯誤,還是校領導遲到了,原本老師給的通知是七點到場準時開會,可是正當單時予她們匆忙吃了一個麪包後就站在開會的場所乖乖的等待開會,可是讓她們冇想到的是,校領導等到八點才姍姍來遲,大家都等的有點情緒了。

歐梓坐在為開會準備的椅子上向單時予抱怨:“他七點叫我們準時到,冇想到他們自己都遲到了,我都冇吃飽呢,待會兒軍訓暈倒了他們負責啊,真的是。”

單時予也冇有吃飽,經過一個小時的等待時間,早上吃的那點東西都消化的差不多了,單時予摸了摸自己有點小扁的肚子,也有點不開心:“我也冇有吃飽。”

她的肚子還適宜的響了起來,咕嚕咕嚕的,單時予瞬間羞紅了耳朵:“嘿嘿嘿。”

歐梓被單時予這個肚子響的這麼大聲都逗笑了,開著會又不能大聲喧嘩,她忍的十分辛苦,雙手捂住嘴巴,肩膀不停的抖動著,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怎麼了呢。

單時予的耳朵更加通紅了,她拽了拽歐梓的衣角,小聲的對歐梓說:“阿梓,不要笑了。”

這個時候從旁邊伸過來了一隻白白淨淨的修長的手,手裡還拿著一個餅乾和粉粉嫩嫩的糖果:“呐,這個給你。”

單時予順著手望向手的主人,看到了眼裡含笑,正亮晶晶的看著自己的昆城銘,他嘴巴裡也含著一顆糖果。

人家都把手伸過來了,不要的話也不好意思。況且自己的確需要吃點東西了,於是單時予伸出雙手接了過來:“謝謝你。”

“不客氣。”然後他又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了許多餅乾和糖果,一個個的分給了周圍的同學。

“哇,謝謝班長。”

“班長還給我們帶了糖果呢,班長你人真好。”大家接過糖果和餅乾,也不知道是不是都冇有吃早餐,一下子就打開包裝吃了起來。

“班長,你這糖果還不錯嘛。”

“那當然也不看是誰挑的。”

“有點美中不足的是,怎麼都是草莓味的,要是有多種口味就好了。”

“呀呀呀,有的吃就不錯了,你還挑上了,不給你吃了,拿過來!”

同學一把將糖果咬碎:“略略略,我吃掉了......”

單時予見其他同學都吃掉了,從口袋裡拿出了原本有點不好意思吃的糖果,打開外麵一層透明的包裝袋,吃了起來,是喜歡的草莓味,單時予很開心。

聽校長嘮嘮叨叨說了大半天,軍訓終於要開始了,單時予的班級分到了一個女教官,軍訓也正式開始了,單時予她們班級也開始了跑校醫室,或者坐在大樹底下休息的日子。

剛開始。

教官嚴肅且認真的問:“大家身體都還結實吧,應該不會出現軍訓暈倒的現象吧。”

大家也非常認真非常大聲的回答:“我們身體倍兒棒,絕對不會出現暈倒的現象!”

“好,那我們就開始軍訓了。”

“好!!”這一聲好,聲音非常大,在這個諾大的校園裡都有了迴音,這個時候喊的多麼大聲,一會的對比就多麼慘烈。

站了一會兒軍姿。

“報告教官,我頭暈,想要休息一下。”

“知道了,去休息吧。”

“報告教官,我也頭暈,想要休息一下。”

“好的。”

“報告教官....”

“報告教官.....”

“報告教官....”

不一會就有十幾個頭暈的了,還有幾個直接跑校醫室了,教官都對她們無奈了。

因為太多人頭暈了,所以教官乾脆全部休息,她歎了口氣:“你們不是說你們身體倍兒棒嗎?怎麼都暈了?”

有人說:“教官,可能是我們早上吃的太少了,低血糖了。”

“對對對,早上我們吃的太少了,有的人甚至還冇有吃東西。”

“那你們怎麼不去吃?”

“早上起太早開會了,來不及。”

“就是啊,太早開會了,來不及吃。”

......

教官跟她們在前麵聊的熱火朝天的,單時予拉著歐梓坐在了角落裡,從口袋裡拿出了早上昆城銘給的那個餅乾,掰成來兩塊,遞給了歐梓一塊,兩人就在隊伍的角落裡吃起了餅乾,時不時的關注著教官她們在聊什麼。

可能餅乾太乾了,單時予被噎住了,瘋狂的拍著胸脯,昆城銘關注到了單時予難受的樣子,從隊伍的前麵拿著水悄悄地挪向了單時予,並細心的幫她擰開了蓋子,單時予都要被餅乾噎死了,這個時候看見有水出現在她麵前,也顧不得什麼了,急忙奪過來,喝了一大口水她才感覺自己活過來了,這個時候單時予才發現這是昆城銘的水。

單時予有點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我喝了你的水。”

“冇事,你喝吧,我還有水,對了,這個水是乾淨的,新的,我冇有喝過,你放心。”

單時予覺得是不是自己臉上的表情太過於明顯了,不然他怎麼會知道自己有點介意這個水是否是乾淨的:“額,嗯,好的,謝謝你。”

昆城銘環顧四周,發現冇有人注意自己,然後又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塊餅乾和一顆糖果,坐在單時予和歐梓麵前,原本想將糖果和餅乾都給單時予的,然後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麼,手一頓,轉彎將一塊餅乾遞給了歐梓,草莓味的糖果則給了單時予,昆城銘笑嘻嘻地,雖然話是對兩個人說的,但是他的目光更多停留在單時予身上:“我還有點吃的,你們拿著,彆一會暈倒了。”

“謝謝你。”

“謝謝班長。”歐梓和單時予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兩人隻能乾巴巴的對昆城銘說謝謝。

昆城銘還想說什麼來著,教官的哨聲就響了:“集合!!”

大家連忙站起身來,以最快的速度站好。

“好了,我們繼續訓練,不舒服的記得打報告!”

“知道了,教官!”

然後站了一會都冇有人暈倒,教官想到一直站著也會累,就想她們活動一下身體:“全體都有,聽我口令,向左轉,起步走!去操場跑兩圈。”

“是。”

隊伍以一種不快不慢的速度跑了起來。

好像所有人都為這個可以活動身體的跑步非常的高興,隻有單時予一個人愁眉苦臉的,因為她不喜歡跑步,也不適合跑步,因為她覺得跑步很難受。

跑了一圈半,快要兩圈的時候,單時予覺得自己可能堅持不住了,她連喊不舒服的力氣都冇有了,果不其然,下一秒單時予就雙腿一軟,摔在了操場上,後麵的同學反應不過來,都要踩在單時予身上了,在單時予一旁跑步的昆城銘在單時予摔倒的一瞬間就將她護在了身下,後麵的同學踩在了昆城銘的後背,連帶著那位同學也摔倒了。

單時予是正麵朝上的,所以她和昆城銘是麵對麵的,她看到了,昆城銘不顧一切的將自己保護在身下的動作,也看到了他被踩到時痛苦的表情。

因為這個意外,隊伍都停了下來,歐梓擔心地看著單時予受傷的膝蓋:“時予,你的膝蓋破皮了。”

而單時予則不安的看著昆城銘,畢竟人家為了保護自己還被人踩了一腳:“班長,你還好吧?”

“我冇事。”昆城銘拍拍身上的灰,單膝跪在單時予麵前:“倒是你,你膝蓋受傷了,得去校醫室看看。”

然後將單時予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來,儘量不觸碰到她受傷的膝蓋,對著跑過來的教官說:“教官,我先帶單時予去校醫室。”

“快去吧。”

昆城銘走前還不忘叫人扶著另一個摔倒的同學一起去校醫室。

校醫室離操場有點距離的,單時予被他抱著,覺得有點尷尬,想找話題聊聊:“謝謝你,要不是你說不定我現在不僅受外傷,還要受內傷了。”

單時予原本是想著活躍氣氛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昆城銘表情有點嚴肅,不像平時那般笑嘻嘻的:“不用謝,這是我作為班長應該做的,但是你下一次堅持不住的時候能不能跟教官說,要不是我眼疾手快,你就真的是受內傷了。”

“哦。”

昆城銘聽出了單時予有點不開心,可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兩人就這麼沉默的走到了校醫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