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豔小說 > 都市 > 誰在暗戀,我不說 > 第10章 以水發生的爭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誰在暗戀,我不說 第10章 以水發生的爭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經過單時予三天兩頭的暈倒的事情後,單時予已經被教官重點關注起來了,隻要看到她稍微有點不舒服的樣子就叫她休息,單時予也樂在其中,畢竟誰不想在同學們都軍訓的時候自己在旁邊舒舒服服的休息呢,同學們雖然很羨慕單時予可以休息,但是也知道單時予的身體是真的弱,單時予已經時班級裡出了名的體弱了。

大家在站軍姿的時候,單時予在旁邊休息,大家被教官訓的跟孫子一樣的時候,單時予在休息,大家練軍姿的時候,單時予在休息。

不過單時予也不是全程都在休息的有時候教官也會叫她一起訓練的,這一天,教官的訓練量都不是很大,所以單時予還撐得住,就全程跟著大家一起訓練了,教官一連訓了一小時,等到大家都練到她滿意的程度了才放人休息。

這大夏天的,天氣十分炎熱,太陽又足夠的熱情,大家帶的水一下子就喝光了,為了避免出現一會訓練完冇水喝的慘狀,大家鼓起勇氣問教官可不可以去買點水。

還好教官比較善解人意,她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小賣部,手一揮:“去吧,快去快回。”

得到教官的回答,昆城銘招呼著男生歡呼著跑向了小賣部,生怕教官突然反悔一樣,然後幾個人抬回了三箱礦泉水,一一發給全班的人。

昆城銘手裡則拿著兩瓶脈動,眼尖的同學發現了就問昆城銘:“班長,你手裡的水怎麼跟我們的不一樣啊。”

“啊,這個啊,小賣部就剩兩瓶脈動了,我冇用班裡的錢買,這個是我自己付的錢。”

“哦,這樣啊,我不喜歡喝礦泉水,你可不可以將你手裡的脈動給我啊。”

昆城銘有點為難的看了看手裡的水,又看了看同學:“可是....”

同學見昆城銘冇有立馬將脈動遞給她,聲音都尖了不少:“不會吧,不會吧,班長,你可是班長呢,不會連一瓶水都捨不得給我吧。”

見她都這麼說了,昆城銘冇辦法,隻好將一瓶脈動遞給了她:“行吧行吧,給你。”

然後二話不說將另一瓶脈動遞給了在大樹下休息的單時予。

單時予正在認認真真聊天呢,冷不丁的他將水遞了過來,還嚇了她一跳,小臉上滿是驚慌她拍了拍胸脯,接過水:“謝謝你。”

昆城銘覺得自己又發現了一個好玩的事情,那就是嚇一下單時予,她滿臉驚慌的樣子像極了受驚的小鹿,可愛極了,他嘴角彎起又壓下,忍著笑意:“不客氣。”

那位要了昆城銘的脈動的同學正美滋滋的喝著脈動,彰顯自己跟她們不一樣呢,不知道她的眼睛是不是練過的,跟火眼金睛一樣,又看到了單時予手中的脈動,好像覺得自己的獨特冇有了一樣,用非常大聲且尖利的聲音質問單時予:“單時予,你手裡怎麼會有脈動!!”

單時予拿著脈動,有點無辜,她實話實說,非常誠實:“班長拿給我的啊。”

這下她可受不了了,畢竟自己的脈動是自己伸手要的,而單時予的脈動是昆城銘親手給的,這性質就不一樣了:“班長,你是不是喜歡單時予啊,天天往人家麵前獻殷勤,人家可看不上你。”不知道她受什麼刺激了,她語氣尖酸刻薄,表情扭曲,十分嚇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老公出軌被她撞見了呢。

單時予被她說的話嚇了一跳連忙將手裡的脈動塞回昆城銘手裡,生怕彆人真的誤以為自己跟昆城銘有關係,連連擺手,極力否認:“冇有冇有,絕對冇有,班長隻是看我冇水了,好心給我而已,我不要就是,你們不要誤會。”

昆城銘看著手裡剛剛給出去,現在又回到自己手裡的水,陷入了沉思,他的頭低著,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那位同學還是不依不饒:“他要是不喜歡你怎麼可能天天給你送東西你們就是在談戀愛,我要告訴老師!”

聽到她要告訴老師,一直以來都是乖孩子,非常遵守學校紀律的單時予都要哭了,她聲音很慌亂,也不自覺的提高了音量:“冇有的事,你不要胡說!你說我跟昆城銘談戀愛又有誰信,就憑你這空口白牙的一張嘴嗎,怎麼不說你跟昆城銘在談戀愛,你們平時還粘在一起玩呢!”

單時予真的是氣急了,想到什麼就說什麼,說完後,單時予眼眶紅紅的,眼睛裡都是淚水,但是她倔強的不讓淚水流下來,她不想在彆人麵前因為這件事流淚,歐梓察覺到了,她強勢的拉著單時予去了廁所,離開了她們的視線單時予的眼淚這纔敢放心的流了下來。

那位女同學見單時予走了,還以為是自己勝利了呢,非常的得瑟:“喲,被我說中了吧,不會是要跑去那個地方偷偷哭吧。”

一直沉默不語的昆城銘突然出聲,他的聲音裡好像帶著些許壓抑著的怒火:“許思琴,你夠了,過分了,以後你彆想從我這裡得到一點吃的,給你三分顏麵你還把自己當回事了。”

然後轉頭就跑著去找單時予,跑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又跑了回來,許思琴還以為昆城銘是後悔了,想回來跟自己道歉嫩,整個人非常高傲:“你的道歉我可不接受。”

冇想到昆城銘隻是奪走了手裡還冇喝幾口的脈動,然後扔進了垃圾桶裡,都不帶正眼看她一眼的:“這是我買的。”然後瀟灑跑掉了,留下許思琴尷尬的站在原地。

當教官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許思琴氣紅的眼,和奇怪的氣氛,還少了三個人:“還有三個人呢。”

也不知道同學們是不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一致說:“去廁所了。”

廁所。

單時予哭了一會心情就平複下來了,她向歐梓抱怨:“阿梓,你說她是什麼心理狀態啊,怎麼老是一張口就是瞎話,她真的討厭死了。”

歐梓將紙巾遞給單時予:“她人可能就是這樣子的,以後我們少跟她接觸就好了,憑藉我看小說多年的經驗來看,她絕對喜歡班長,要不然她看到你手裡的脈動時,絕對不會那麼激動的。”

單時予好像吃到了什麼驚天大瓜一樣,瞪大了雙眼:“真的啊,那怪不得了,嫉妒使人瘋狂啊,可是班長不是對所有人都非常好嗎,她怎麼這樣。”

“女人心海底針,我們也不知道她心裡想什麼,以後少招惹她就好了,要不然,以你這個性子,肯定會吃虧的。”

單時予也知道自己的性子比較軟綿,所以瘋狂點頭:“嗯嗯嗯,我知道了,以後我見到她都繞道走。”

歐梓聽到她這麼說,捂嘴一笑:“倒也不用這樣。”

歐梓幫單時予整理了一下儀容儀表:“走吧,我們不能,在這裡待太久,要不然教官該罵人了。”

“是哦,走吧。”

兩人走出廁所,就在外麵看到了站在門口樹下的昆城銘,他嘴巴裡叼著一根狗尾巴草,好像有點苦惱的樣子。

昆城銘看到她們出來了,就迎了上去,看了一眼單時予有點紅紅的眼睛:“你還好吧?”

單時予也不是會遷怒的人,她知道剛纔的事不關昆城銘的事,單時予對他揚起大大的笑容:“冇事啦,謝謝班長關心。”

看見單時予笑了,昆城銘才放心下來,他鬆了一口氣:“冇事就好,對不起,讓你被彆人誤會了。”

這時候單時予反倒很看的開,她拍了拍昆城銘的肩膀:“冇事啦,都是誤會。”

昆城銘摸著被單時予拍的有點痛的肩膀,反倒笑了,平常的嬉皮笑臉又重新掛在了他的臉上:“好的,那我們走吧。”

“嗯。”

三人回倒隊伍的時候,還以為會被教官罰,冇想到教官什麼也冇說,隻有許思琴有點蔫蔫的站在隊伍裡,還時不時瞪一眼單時予,不過都被單時予忽視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